• 濰坊報業集團主辦
  • 山東重點新聞網站
首頁>> 文明辦網 文明上網
網紅曲奇被曝出自地下作坊 原價160炒到300
來源:經濟參考報   2017-02-20 09:03:31
分享到:
 復制內容    

????從私房蛋糕到自釀果酒,從夜宵小吃到食補偏方……朋友圈成為美食推廣的陣地早已不是什么新鮮事。然而,一款在網絡上大受追捧的“網紅”曲奇(酥性餅干)日前被曝光竟產自杭州下沙一處地下作坊,并涉嫌無證經營。一時間引發了不少網友在朋友圈、微博上的熱議:網上買來的東西能放心吃嗎?

????原價160炒到300多

????“網紅”曲奇原是無證經營

????據了解,這款名為“CHIKO”的曲奇自2016年下半年開始通過朋友圈熱銷,甚至一些美食公眾號、視頻節目還專門介紹過該曲奇獨特的口味和優質的原料。

????據網友評論,最火的時候,“CHIKO”可謂一“餅”難求,原來160多元一盒的單價甚至被炒到過300多元,其受追捧程度可見一斑。不少網友評論,該曲奇口感特別酥,輕輕一抿就能化開。

????但2017年1月市場監管部門的一次查處揭開了“網紅”的面紗。有市民舉報“CHIKO”曲奇的生產日期標注存在問題。執法部門經過對發貨地址的追溯,發現了一處位于杭州下沙某網吧的生產作坊,并查實該曲奇生產經營主體杭州歐巴餐飲有限公司存在無證生產和冒用QS商標等違法行為。

????2月14日,杭州市市場監督管理局經濟技術開發區分局稽查大隊副大隊長余彬介紹該案時表示,該場所是這款曲奇的一處生產加工點,剛租用不久。目前執法部門還在核查此生產車間的銷售規模。待相關數量核查清楚后,最終將處以銷售額10倍的罰款。

????對此,該曲奇創始人許某回應稱相關證照正在辦理,相關批次的產品檢測結果也并未發現有毒有害成分,并且表示知錯悔改。

????為嘗一口鮮

????甘冒一分險?

????雖然這一批次的“網紅”曲奇通過了相關檢測,但其無證經營的真相還是折射了網售市場,尤其是個人私房食品買賣的部分現狀。

????“很多微信上的私房美食都是口碑營銷。有一些制作過程的圖片,應該還蠻可信的。”杭州市民徐津說,“現在蛋糕、餅干等一些小點心我都愿意從微信上找‘私家店’買。有一些新開的店我也會嘗嘗看。”

????“有一些店確實也不是熟人介紹,但是只有嘗一嘗才會知道味道好不好。”徐津說。看似理性的好口碑包含了不少盲從和好奇。

????記者翻閱相關記錄也發現,以“CHIKO”曲奇為例,關于這款“網紅”餅干的評價也并非一邊倒的好評。不乏有人評論口感并沒有廣告說的那么好。但多數人還是愿意為新奇買單。

????然而,看似私密的加工地點衛生條件并沒有想象中的樂觀。

????“很多時候‘嘗’確實是冒風險的。”家住金華的夏先生曾經推廣過自家鹵味。“有一次我半夜起來,發現家里廚房居然有老鼠。之后我就不敢再做了,萬一賣出去的東西別人吃出了問題那就麻煩了。”

????“上次買的蛋糕說的是進口奶源,但是聞著就不那么新鮮,我也表示過懷疑。”徐津說。

????同時,私房美食擴大規模后可能需要尋找代工企業。“代工企業是否具備資質,相關證照是否齊全都是一個未知數。”余彬說,“生產日期、保質期等基本信息也存在不少漏標現象。”

????除此之外,因為良好的口碑和銷量,原本小眾的私房美食也存在著被“山寨”的風險。“CHIKO”曲奇的負責人表示網上其實也有很多模仿自己產品的賣家。這部分產品的品質不能保證。

????不少網友也表示為了“嘗鮮”付出過代價。微博網友“Lountynana”表示,別在朋友圈買什么蛋糕餅干吃了,自己都吃成急性腸胃炎了。

????熟人推薦好口碑

????成以次充好“障眼法”

????近年來,朋友圈微商市場的購物糾紛已屢見不鮮。看似或熟人推薦或刷屏的好口碑,實際成了不少以次充好商品的障眼法。食品也是其中重要的門類之一,因其安全直接和個人身體健康相關,監管尤應特別重視。我國《食品安全法》也明確規定將網絡銷售食品這一行為納入監管范圍。

????“和外賣黑廚房一樣,網絡監管方面我們主要針對的是平臺。”杭州市市場監管局網監辦負責人說,“目前監管遵循的是線上線下一致的原則,要求經營者、代工廠具備食品生產許可證、食品經營許可證、營業執照等相關證照。”

????相關平臺表示監管正在細化。淘寶平臺負責人說:“在淘寶基礎規則之上,針對食品類目,淘寶網單獨制定了《淘寶網食品行業標準》《淘寶網保健食品行業標準》等一系列細分標準,要求所有包裝上印有QS的預包裝及散裝食品經營者必須辦理營業執照和食品流通許可證且三證一致,如果三證不一致,需要進行過戶處理。”

????但微信朋友圈等相對封閉的社交空間仍使得行政執法難點頗多。“目前執法還是以群眾舉報為主,主動查處難度較大。查處過程中,由于一些生產場所位于小區、自家店面房等私人場所,不好擅自進入。”余彬說,“此外,查處過程中證據難以搜集:比如有一些交易并沒有記錄,難以核對違法金額;不標注生產者可能讓認定違法主體存在舉證困難。”

????“不論質量有沒有問題,沒有相關證照都是黑作坊,都違背了強制許可的制度,平臺、執法部門和維權機構需要形成監管合力。”北京德和衡律師事務所律師程學林說,“像食品等網絡小額消費賠償一直是個問題。行政機關處理時應規范建立登記賠償制度。”



關心濰坊大事小情,就關注濰坊新聞網官方微信(微信號:wfnews001)!
     復制內容 責任編輯:   七月
 相關新聞  

微信:濰坊新聞網 微信:濰坊生活通 新浪官方微博 騰訊官方微博 微信:濰坊移動
国家网球中心